贺久长做客国务院国资委专题访谈节目

  编者按:

  日前,集团公司总经理贺久长受邀参加了国务院国资委《改革发展 2014国企系列报道》专题访谈,与多家新闻媒体分享延长石油转型升级的经验和体会。

  访谈中,贺久长介绍了延长石油转型升级的发展实践和未来规划,强调了科技创新对于企业转型升级的重要作用。以下是访谈实录文字,近期本网还将推出视频访谈实录,敬请广大职工留意观看。

第五期:国企转型升级

  由国资委发起的《改革发展?2014国企系列专题报道》国企高端网络电视访谈系列节目第五期于10月17日在中国经济网演播室完成录制。在本期节目中邀请了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贺久长和山东华鲁恒升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常怀春作为嘉宾,就“国企转型升级”话题内容进行了深度访谈。

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贺久长

  主持人:各位好,这里是改革发展?2014国企系列专题报道。我是主持人煦霏。今天我们主要就国企的转型升级进行讨论,首先为大家介绍今天我们演播室有幸邀请到的二位重量级的嘉宾,他们是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贺久长,您好。另外一位是山东华鲁恒升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常怀春常总。

  主持人:我们知道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明确指出,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可以说中国的经济正处于转型升级当中,我们用新常态去形容中国经济,作为化工和石油行业,正发生着一些什么样的变化?也给我们老百姓简单的梳理一下,贺总您先说。

  贺久长:我们延长是一个百年的老企业,但是企业经过长期的发展,资源的制约这样一个问题愈来愈凸现,怎么办?延长要继续往前走,必须转型升级,我们转型升级把焦点聚集在依靠技术进步上头,也就是说延长把转型升级作为延长发展的一个战略来对待, 我们试图由一个资源依赖型企业向创新驱动、科技引领型的企业转变。

  主持人:贺总,我们延长石油我们知道历史非常悠久,延长石油1905年创建,1907年打成中国陆上第一口油井,这样一个百年的老企业,现如今还有惊人的发展活力。我们是怎么做到的呢?

  贺久长:我们知道毛泽东主席有一个题词,叫埋头苦干,这个埋头苦干也正是为延长石油厂厂长陈振夏的题词,在延安革命那一段,党中央在延安待了13年,延长石油为党中央在延安窑洞的灯光提供了能源,提供了动力。回顾一下延长的历史的话,我们感觉到延长是在采油、炼油综合发展的路上,依托,或者说是依靠毛主席的埋头苦干和我们的开拓创新,这八个字,艰苦奋斗了几十年,才使延长形成了今天这样一个百年老店。

  主持人:首先可能是要有这样的一种能吃苦耐劳的精神,同时我们又有创新核心竞争力作为驱动力,才会使我们百年的老企业到今天还依然有惊人发展的活力。谢谢。说完了刚才这么好的业绩,我们再来分享一下,在这当中遇到了哪些困难和阻碍?贺总。

  贺久长:因为我们石化行业整个,我前面讲了是追着走的一个行业,我们要转型要升级要引领,核心难点还在科技进步上头。前几年我们每年的科研经费,由少得可怜的几个亿,逐渐提高到40个亿,去年13年提到高72个亿,今年提高到80个亿,这个幅度非常大,这个我们关键在技术进步里面做什么呢?我们把实验室的研究成果进行(综试)放大再工程化,在这方面加大了投入力度,这几年我们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就在这个领域不断地下功夫,我们现在拥有了一批能够尽快产业化的技术,所以我们这一次转型,我们延长为什么把升级放在重要的地位呢?是因为我们有了升级的基础。

  主持人:找到了原来的一些漏洞或者说是弱项,而且找到了转型升级当中,把升级作为了一个关键去突破。贺总,我们国家是缺油、少气、富煤的国家,国内原油产量年增长率不足2%,而今年原油对外依存度接近60%,您怎么样看待这样的现象?您又是怎么样调整自己的产业结构?

  贺久长:发展受到了资源的制约,怎么去保障国家的能源需要?也确实是我们面临的一个突出问题,我们的基本做法现在是这样子,一个我们在我们现在的,现有油田的采油方面,我们做了稳油的战略,我们通过科技进步,把我们现在的现有油田的采油规模能够稳住,就是继续稳定一个千万吨级的油田。第二个方面,我们向天然气领域扩展,就是说延长走一条煤油气综合发展的路子,延长做的煤不在于卖商品煤,在于和油气结合实行碳氢互补,我们生产一部分人工的合成油,再加上我们采的油,再加上我们化工产品替代一部分油头的化工产品,这样对我们国家对油气产品的需求能达到一个保障的作用。

  主持人:不单纯的依靠原来的这样一种传统的炼油、采油的方式,让煤油联动起来。现在中央和地方都比较注重绿色环保去发展,就有一对矛盾体出来了,我们如何既保证企业经济效益的最大化,还有如何与这种环境包括企业可持续发展,我们怎么来解决这一对看似矛盾的事物的两面性?贺总有什么经验吗?

  贺久长:绿色发展、循环发展、可持续发展,本来就是企业的一种责任,我们大家可能从小受的教育就是要去参与到,企业也一样,刚才常总也讲了,讲得很好,就是说企业最大的目标或者追求就是要效益最大化,当然它和这些个环保问题、安全问题是有矛盾的,但是一个企业要健康地发展,没有安全发展,没有环保发展,那确实也是不健康的。延长把这样一个社会责任,也作为我们自己的一个使命,我们做了第一个能化行业的零排放企业,我们投资270多个亿,但是我这个企业没有排污口,我们第一个没有排污口的企业,我们把污水废水处理到能够继续使用,我们把世界当前最先进的技术,膜渗透技术(音)等等,我们组合了以后,我们又投了将近3个亿把水进一步处理,也是我们延长自己研发的技术。

  主持人:您刚才介绍的这个技术,我作为一个门外汉,我听着都心潮澎湃,您刚才说零排放、零污染这些,我觉得以前都是在我们的设想当中,是美好的愿景,总觉得在现实实际操作过程当中,可能多多少少的都会有。

  贺久长:你说的这个,我们在做的过程当中压力也很大,设计理念出来以后,就得到了联合国环保组织的跟踪,他们就给我们贴了一个循环发展的牌子,这个标签实实在在对延长人是一个巨大的压力,因为我们做不到的话,我们作为一个企业,我们有信誉,有品牌。但是实践看下来,我们现在看效果很好。

  主持人:所以说这一对可能经济效益的最大化和可持续发展,也许在这样的技术包括我们自主创新能力加强的前提下,可能就迎刃而解,不是一个所谓的矛盾了。

  贺久长:是相辅相成的了。绿色环保这个理念,其实我们两个企业,你发现有一个共同的东西,其实已经变成了我们自觉的行动,不在乎社会的监督,因为我们也是社会的一个成员,大家已经变成自觉行动了,我们企业人都有这种认识。

  主持人:我们知道民企有着船小好掉头的说法,国企可能在改革中不太具备这样的优势,那我们国企在转型升级上应该如何扬长避短?这是摆在我们国企面前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贺总这边有什么要跟我们分享的吗?

  贺久长:其实我觉得民企和国企各有特长,各有不足,我觉得要是比喻的话,更应该像高速路上跑的小车和重卡,民营企业相当于小汽车,它可以跑得快一些,它可以跑到100马,120马,重卡可能就跑在70、80马,80、90马,所以在高速路上,我想没有你掉头的空间,或者没有你掉头的机会。就是说国企、民营企业都应该一往无前地向前走,发挥各自的特长,尤其民营企业它管理比较灵活这样一些特长,在技术密集、资本密集这方面,国有企业可能更见长一些,所以双方发挥各自的长处,在有些产业领域也可以取长补短,形成一种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模式,促进我们国家整个经济的快速发展。

  主持人:两位作为企业经营者代表,怎么看待转型升级在新一轮国企改革工作中的重要性?在节目的最后,我们还最后来概括一下梳理一下,贺总。

  贺久长:那么每一轮转型升级都有其特点,前多年我们转型升级,苦苦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我们如何,解决有没有的问题,我们跟随着世界工业的潮流在走,走到今天我们要由一个制造大国向一个技术领先的研发的大国转型,所以这一轮的升级是以技术进步为核心的。就说我们要引领或者我们要和世界先进技术比肩,核心竞争力来自于此。所以我们有信心在这轮的产业升级中能在石化行业里头走在前列。

  主持人:好的,再次感谢今天作客我们的节目,也感谢各位的收看,更多精彩内容,我们也期待与您持续分享,我们下期再见。